页面载入中...

追忆诗人陈超:常给朋友写信 曾饱受抑郁症困扰 - 第2页

  对石一枫作品研究颇多的白烨指出,石一枫笔下的人物在选取描写上颇具特点,他的作品可以说全是小人物,也可以说没有小人物。

  白烨称,石一枫作品中给人印象很深的是小字号的人物,他们是普通人,平凡的人。但是他在写作的时候认真对待每一个人物,他的作品里面每个人物看起来都是有自己的独特形象,有自己鲜明的个性,甚至在家庭以及社会各种矛盾冲突中保持自己的追求和理想。

  “但是这些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在尽其所能向前走克服困难,所以他的人物都有一根筋的特征,尤其这几个主要人物,比如像陈金芳,为了比别人活的更好这个理想不断的追求。”白烨说。

  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员刘大先指出,石一枫始终有一种要讲完整故事的特点,他的作品中,自始至终要给人物一个结局,给故事一个交代。对此他表示,“我理解他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试图在碎片化的时代强行的总体性的解决方案,他试图用故事这种方式,我们知道故事一定是对现实的化约或者简化,我们用典型化也好,或者用抽象化也好,用故事的方式对这个世界进行把握。这个有好处,这个好处就是,它使我们能够完整的探讨社会问题或者某个主题。”

  总之,唐代服装对长安宏阔气象的形成,有着经久不绝的影响,是一个民族在特定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民俗等诸多因素的综合表现。长安开荡捭阖的博大气象,也成为唐代服装的款式、装饰推陈出新的动力。虽然唐王朝有时以权法制约服装的演变,却并不能取代千汇万状的服装,所以统治者始终无力阻遏风尚的扩展,反而促使服装这个物质生活的典型转化为精神生活的体现,映射出长安的历史风云的气象。

  《大唐之国:1400年的记忆遗产》,葛承雍 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10月版。

  本文节选自葛承雍所著的《大唐之国:1400年的记忆遗产》一书,小标题为编者所加,非原文所有。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

admin
追忆诗人陈超:常给朋友写信 曾饱受抑郁症困扰 - 第2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